一个系统学习经典古中医黄帝内经、伤寒论的博客网站
梁冬对话倪海厦-肿瘤癌症用药举例
首页 > 倪海厦 作者:觉明中医 2015年9月7日 浏览:1,731 字号: 评论:暂无评论

这个兽医呢,原来是他脑部长着三公分的肿瘤,结果西医把他开刀切掉,切掉了之后,不到两个月,又长了五公分的回来。好,那前面的刚开始在检查的时候,查到他的脑瘤三公分,大概预计说这个三公分长的时间是两年的时间才长三公分。开完刀以后,把这个三公分的脑瘤拿出来,不到两个月就长五公分回来。

倪海厦:因为你刺激到它了。一刺激到它,它反抗的力量就很强。你不动它,它还长得慢,你一动它,它长得非常快。

最后开完刀以后,长出来五公分的话,因为肿瘤更大了么,压迫到神经,他一边是象中风一样,整边是瘫痪掉了,不能动了。嚎,那只剩一边好的,所以你表面上看起来是中风,实际上是脑瘤。他当然呢胡子就没了……

当时我们在治疗这个病人的时候,整个处方,整个治疗的过程上面的思虑上面的考虑,第一个我要用到的生半夏。生半夏我们有个名称叫做婆婆药,唯一的毒性就是造成声哑,喉咙讲不出话来。但是要解这个毒很简单,生姜就解掉,或者干姜就可以解掉。我们要把水——排掉,整个中药药典里面唯一能够治高的水……最高的水就是脑部的积水,我们就要使用到生半夏。

治高之水,就是要生半夏。那,你如果把它炙成“炙半夏”,泡制过后变成“法半夏”,一点用都没有,一定要生半夏。那,生半夏在这个状态之下,对这个病人来说是补药。因为有一开始的时候,我就顾虑到水的问题,所以一开始我就用了生半夏,他脑部不可能会有积水的现象,所以水的问题我就解决掉了。光是一味药,但是这个生半夏,我下去的时候,我就放一点生姜在里面。

第二个呢,我们要强他的心脏的阳,同时我壮他的精子,让他精子产生的过程正常,精子能够百分之百的产生。同时呢,产生以后,会有残渣,残渣要直接从下焦的任脉,就是我们的耻骨的地方,阴部的地方,一路顺着任脉走上来,走到嘴角旁边,这要靠心跟小肠的功劳。所以我在心和小肠上下手,生附子是强心脏的,心脏阳壮起来,干姜是,颜色是白色的,中药认为呢,白色的、辛辣的都是入肺,所以我们治疗心脏,我们要去治疗肺。理论就好像你汽车引擎温度有问题,你要修水箱和汽车同时兼顾啊,你不能光修个引擎,同时要兼顾水箱的问题。所以,我们常常有人死亡的时候是心肺衰竭而死,所以心跟肺是连在一起的,所以当我用生附子下去,心脏的热马上会回来,用干姜的时候,肺的功能马上就回来,所以有干姜和生附子在的时候,心肺不会衰竭的。

炙甘草下去的时候,护到了心脏,所以四逆汤下去心脏的温度就会起来。干姜下去的时候肺阳会回头,功能恢复的时候就会把心脏的热移到小肠去,这一路,从任脉整个保护住。所以逼得残渣没有办法再跑到脑部去,只有安安静静的顺着任脉直着上来,跑到嘴角旁边,变成胡子出来。这个同时呢,我们中医认为这个脑部是“奇恒之府”,所有的阳经,六阳,我们叫六阳的那个魁首,你这个阳经都经过脑部。所以,我们如果光是用生半夏,在脑部保护它,不让它产生冷水,预防它脑积水以外,我还用了生硫磺,生硫磺的原因呢,就是,我们生硫磺是很热,天地之间炙干嘛

硫磺就是火山口的硫磺。生硫磺实际上没有什么毒。生硫磺就让他全身多余的水分全部发散掉。所以我们在用生硫磺在临床上,有的时候病人水肿,病人水肿排不掉,我们就用生硫磺,一下子就排掉了。生硫磺还有一个好处,我们常常用在一些“五金”——金属类累积在膀胱里面,比如说,我们有尿道结石,膀胱结石,结石的时候,你不需要用到生硫磺,一些滑石啊,一些青叶你就可以把它排掉。那怎么知道它是结石或者是“五金”的?就病人躺到才能小便,站起来不能小便,这就我们知道可能是金银铜铁的,啊,你喝的东西或是食物中有重金属含在里面,还累积在膀胱里面,造成你小便不通,这时候也是要用硫磺,硫磺就可以解五金的毒。同时呢,硫磺它是性是阳,纯阳就是——它行走得非常快,力量非常的强,所以它能够把全身的淋巴系统,因为硫磺颜色是黄的,淋巴系统也是黄的,所以说我们中药这个按照药性来说,硫磺是淡黄色啊,好像刚出生的小鸡的那个毛,那这个硫磺在身体里面走的时候,会保证全身上下不会有冷水,它一定是蒸汽的水。这些道士都知道这个硫磺是让他长生不老的,是产生气的,所以他们就炼精液丹,就是炼气,气会更强。这就是我用的主力的药在这里面,

那其它的就是按照病人的症状,比如说,病人有大便不通,小便不好,或者手脚麻痹呀,我开一些,可以治疗,让气血循环的药,让他治疗中风的药,因为一边瘫痪掉了,可是主力的药就是这四味,嚎,还加上生半夏,一共是五味。这个病人九个月以后再去检查,完全是正常,嚎。我讲的正常到他完全没有脑瘤,大概治疗到他到大概第四个礼拜,一个月以后,病人已经正常可以走路了。肿瘤完全消掉,是九个月。

那这个病人我们怎么知道他九个月是消了?很简单啦,你每天都要刮胡子了,脚热起来了,身体头面都是冷的,头都不热。肿瘤……脑瘤,头是热的,那个肿瘤呢外面是热的,里面是冷的,这个是反的,正常呢,额头、头是凉的。但是你头是热的,因为里面有阴实在里面,阳不能进去,阳就会外散,外散出来你摸到就是烫的。阳就是气嘛,气进不去了,就是水蒸气进不去,就外散。

虽然说从阴虚到阳虚,到阴实,但其实这个阴虚到阴实呢,它却不是一个“阴”。前面那个阴虚呢是你自己的——这个体液呀、血呀这种物质性的东西的缺乏,后面那个阴实是外来的癌细胞和在身体里面混合之后的一个符——那个魔鬼的阴实。这是不一样的,

 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: 
梁冬对话倪海厦-乳腺增生和乳腺癌
梁冬对话倪海厦-中医四诊“望闻问切”
梁冬对话倪海厦-肿瘤癌症用药举例
本文作者:觉明中医     文章标题: 梁冬对话倪海厦-肿瘤癌症用药举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uemingtang.com/nihaixia/1879.html
版权声明:若无注明,本文皆为“觉明中医”原创,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